相关文章

俯首甘为孺子牛——记安徽铜陵有色集团公司劳动模范黄叶贵

“‘老黄牛’,你现在是主任助理了,怎么老是往我们碎矿作业现场跑?你是怕我们偷懒?还是舍不得和你相伴几十年的老设备?”工友们调侃道。

“老黄牛”名叫黄叶贵,现年56岁,是安徽陵有色天马山矿业公司选车间主任助理。36年前,出生在矿工世家的黄叶贵,也像父亲和哥哥一样,成为一名矿工,并在车间碎中段一干就是二十个春秋。

来到碎矿车间没几年,细心的黄叶贵发现了一个不正常现象。硫金矿在空气中容易烧结,矿仓结底严重,再加上多年未及时清理,造成了3000吨储量的细矿仓“肚量”在持续变小。由于平时能正常生产,所以此事没人在意。只有黄叶贵看在眼里、急在心上,这事儿成了他的一块“心病”。

2008年,黄叶贵担任碎矿班副班长,他决定向结底矿仓宣战。烧结的硫金矿坚硬无比,镐挖上去毫无反应,就连风镐也起不到作用,只得采取人工打浅眼定量爆破的办法进行处理。在逼仄而又密不透风矿仓里,闷热的空气中混杂着硫磺味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每天,黄叶贵总是干在前头,不仅要确保员工的安全,还得控制每个眼孔的深度和角度等每一个细节,不能出现任何差错,防止爆破震动时对矿仓产生不利影响。为了不影响矿山正常生产,黄叶贵只能在月底利用检修时间组织人员进行清理。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奋战,终于将结底多年的矿仓清理干净了。

调到选矿车间碎矿中段之初,面对陌生而又庞大选矿设备,黄叶贵无从下手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门外汉”。“要干就得干好,咱不能给矿工丢脸!”不轻易言败的黄叶贵暗下决心。面对陌生的生产技术,黄叶贵认真拜师甘当学徒。设备检修时,他也主动帮忙,偷偷地学起维修技术。经过十多年的学习和积累,他已成为碎矿工段上生产维修的行家里手,工友们都称他为“土专家”。

去年8月份,选矿破碎机频繁出现跳电故障,电器技术和维修人员也查找不到症结,生产陷入困境。作为班长,黄叶贵带领员工先从机械设备上找原因,反复进行排查、拆装、调试,但毫无进展。平时认真好学的黄叶贵感觉可能是电器控制上出现了问题,于是从油压继电器、高压开关柜接触器上入手进行检查。经过三个昼夜艰苦奋战,他终于在不起眼的接触器上找到了根源,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。

选矿车间破碎任务完成的好坏,直接关系到硫金系统的平稳运行,可谓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。去年11月底的一个寒冷深夜,硫金系统粗仓掉进了一块2平方米的铁板,堵住了下矿漏斗,整个系统面临停车,将会造成上万元的经济损失。黄叶贵接到救援电话后,立即离开热乎乎的被窝赶到现场,探明情况后果断地采取爆破处理,再用风焊进行切割,在短时间内排除了故障,保证了整个选矿车间生产的连续性。每年,像这样急需抢修的事情总是遇到多起,但黄叶贵凭借过硬的技术和工作经验,总是能够化险为夷,确保正常生产。

“围绕生产一条主线,练好安全环保一本经,管理好生产成本一本账”,是黄叶贵管理班组的“三个一”思路。他的班组全年完成矿石破碎量28.89万吨,破碎产品粒度合格率95.5%,节电约44万元,全年工作日达400多个,连续6年实现无破皮伤……“碎矿班去年从没有因为设备、工艺、人员、生产组织等问题而影响生产,生产始终控制在最佳状况,实属不易。”车间主要负责人这样评价道。

黄叶贵还通过合理调整粗、中、细三段破碎比,对控制筛分筛板的结构进行改进,使13毫米破碎粒度提高至95%,节能降耗效果明显,获集团公司合理化建议三等奖。

面对工友的信任、领导的肯定,以及“安徽铜陵有色集团公司劳动模范”的荣誉,黄叶贵只是微笑着谦虚地说:“行百里者半九十,我还有许多事情没做好,还要继续努力!”

(夏富青  朱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