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安徽访民北京上访 回家途中遭遇黑保安殴打

  村民进京上访,当地政府派车去接访民回家,谁料在返乡途中被身着保安服的黑保安殴打,其中一名被打村民当场昏迷不醒,当地政府领导则坐视不管,称并没有看到打架,当地愤怒的上访村民将接他们的大巴车扣留,要求政府解决问题,请看访民被黑保安殴打事件调查。

  新京报讯 (记者孟祥超 实习生杨锋)昨日,有安徽颍上县迪沟镇村民爆料称,12月1日,当地14名村民进京反映问题,在被当地政府接回老家途中,一村民遭保安殴打,昏迷多日。

  对此,颍上县一名信访干部证实,当时车上有“随行人员”,但与村民发生争执的并不是村、镇接访干部。颍上县副县长汪利军表示,该县公安已介入调查。

  村民称车刚启动便有人被打

  解家营,安徽阜阳市颍上县人。据他称,他因村附近煤矿采空区赔偿款和占地事项,进京反映问题。11月29日,他们拿到了最高检处理来访的介绍信,介绍村民回省反映问题。随后,9人自行回家。

  解家营称,12月1日,正在北京的颍上县迪沟镇镇长等人赶到他们在安贞桥附近的住处,安排车辆接其余14人回家。“我们也愿意回家。”

  当日上午11时许,14名村民被安排到一辆53座的大巴车上。

  村民谢守辉说,当时,车上有村民14人、村镇干部8人,其余10余人有的穿着迷彩服,有的穿着保安制服。“我们不认识这些人。”

  “保安挨着我们坐,一个盯一个,剩下的坐在门口。”谢守辉说,车门关闭后,这些保安就喊着让他们交出手中的手机。车里,放大了音乐声,大到刺耳。

  谢守辉称,车刚一启动,他就听到后面喊“打人了”,但坐在身后的保安不让他回头。

  据村民解士典称,当时,他和村民庄兴南坐在后排,庄兴南另一边坐着一名保安。对方和庄兴南说了句话,随后抡拳便打,“四五个保安紧跟着围上来打,打了大约2分钟。”解士典说,庄兴南倒在了过道上,不过还有意识。

  昨日,多名当事村民称,发现有人被打,他们向村、镇干部呼喊“打人了,你们管不管”,但未得到任何回应。

  解士典说,车子开了几百米后,最先动手的男子被另一名制服男子撵下车。庄兴南则被几名陌生男子抬到最后排。

  谢守辉称,当车辆行至河北青县,这些陌生人抬着庄兴南下车前往医院检查,不过未允许任何村民陪伴。约20分钟后,庄兴南又被抬上车。“一名保安说庄没有大碍。”谢守辉说,此时,他见到庄兴南在昏迷中。

  迪沟镇村民扣留送人大巴车

  12月2日凌晨2时,车停在了颍上县迪沟镇。庄兴南被送往医院。

  阜阳第二人民医院出具的“急诊留观及抢救记录”显示,庄兴南“头颅闭合伤,尿失禁,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”。

  昨日,庄兴南称,事发时保安向他要身份证,他说没有,对方便动手打他。

  昨日,距迪沟镇派出所几百米远处,一辆大巴车头朝南停在马路边,车旁搭着一个简易棚。

  多名当事村民称,他们曾在北京有被制服男子殴打的经历。“这次把人打坏了,”村民说,所以,他们扣留了送人的大巴车,卸下了两个车轮,并将6名随车男子送到派出所。

  有村民称,他们已经连续几天守在车旁。

  ■ 追访

  信访干部证实车上有“随行人员”

  昨日,一名随车的村镇干部张成(音)表示,他确实在接村民的车上,但坐在前排,并未见到打架,直到下车后才知道此事。

  据一名颍上县信访干部称,他们是接到来自北京的电话后,由镇里安排车辆接这些村民回颍上。车是从一家旅游公司租来的。当时车上确实有一部分“随行人员”,但他不清楚这些人是干什么的。

  该信访干部表示,与村民发生争执的并不是村、镇接访干部,目前,该县公安局正在调查打人者。

  颍上县副县长汪利军证实,该县公安已介入该事件的调查,但其未透露更多。